企业文化
首页>专项工作>企业文化
爱岗敬业守阵地 廿年一日缘初心
来源:德保供电公司       作者:赵星波 时间:2018-10-28

沈小文,男,1970年8月生,初中文化,壮家汉子,当了4年兵,1992年入党,1993年3月至今在德保供电公司工作,现任保卫组组长。

老沈很特别,他的最特别之处或许在于他很平常。把他丢人群里,哪怕这个人群只有最低限度的三五人,如果他一转身,我们都很难发现这个48岁的汉子。他个头不高,微胖身材,从不高声讲话,从不带情绪工作,从不抱怨工作苦、工作累。“现在没空”“这事我不知道”“不归我管”“请另找别人”……诸如此类的话很难从老沈口中听到。

2018年9月20日至21日,某施工队未按合同设计的标准完成电力工程,被要求其整改,整改完成后方可支取酬劳。该施工队不愿整改,民工拿不到钱,连续多天到公司本部无理取闹,多次短暂上演吵闹、堵门、拦车、打人等戏码。这种事情社会关注度高,很麻烦、很敏感,领导交办后,老沈率领本该休息的保卫人员,劝解“讨薪”人员,并汇报劳动监察大队前来仲裁,仲裁后确属施工单位的问题,不是公司的责任。巡警也多次前来排解,因为民工们自演自导,一边往保卫人员身上撞、推,一边手机拍照,再报警说电业公司打人。然而拿录好的视频给警方一看,警方无语,对民工讲:“你们报警电业公司打人,但视频显示是你们先动手,人家只是拦住你们打不相干的人。”事件本身很小,但控制不好,事件就会升级。“一定不能动手打民工,一定不能被激怒,一定不能让旁观的人挨打!”老沈向保卫们布置了任务,要求把握分寸,先以肉体抵挡来控制事态升级。结果在撕扯中,挨骂最多的是老沈,挨打最多的也是老沈,在其中一次稍显激烈的抓扯中,老沈被对方重点照顾,胸口狠狠地挨了几拳,民工出手可能不重,但他们手上有劲,老沈后来胸口痛了一个星期。后面劳资双方的问题调解好了,民工拿到钱了,不再上门闹了,老沈才偷偷上医院检查,48岁的人了,上有老下有小的,他也不敢大意,结果还好,人结实,肉厚,没什么大问题。时停时闹、前后近十天的民工讨薪闹剧,终于结束了,老沈长舒一口气。

以上是老沈日常工作中微不足道的一幕,也是我们能够看见的一幕。还有很多看不见的工作。比如:凌晨2点,老沈突然出现在某个仓库、某个小区保卫点查保卫人员的岗位情况。比如:某个保卫请假,老沈代岗,加上自己的班,连续几个日夜不休息,人憔悴得说话都没有力气。还比如:一次办公楼修缮工程队问六楼消防柜怎么开?问别人都不知道,一问老沈,五秒解决难题。

老沈干活上心,但不喜邀功,如果没有与他深入接触,甚至都很容易忘记这个人的存在。

然而这样的好同志,一旦我们想到他,用时髦的四个字来形容,简直“细思极恐”。节假日,大家都走亲访友或奔走四方旅游,跟家人好好团聚,然而老沈呢?上班。而且比平常更辛苦地代班。一个节假日如此,一年的节假日如此,25年来的节假日仍然如此!一年有多少个节假日?25年有多少个节假日?

同事们提到沈小文:他是一个让人放心的人,一个有执行力的人,他负责的工作不需要过多地操心。老沈肩上的担子有:保卫组的本职工作、扶贫结队帮扶工作、安排民兵训练工作、甚至党支部的学习活动,对接县里综合治理工作……只要是工作,老沈都绝不推脱,保持军人坚决执行命令、坚决完成任务的作风。老沈也因此多次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、优秀共产党员。

工作中接触多了,我跟老沈也有了聊天的机会。我曾经问他:都“奔五”的人了,这么拼命图个啥?老沈认真想想说:我文化不高,能在国企上班是我人生的最大机遇,公司养活了我和我的家人,能为公司尽点力是必须的。还有,我是一名军人,退伍25年了,但我还是把我当作一名军人。军人做事,要有军人的样子。当然,最主要的是,我是一名老党员了,有困难的时候,党员不上,谁上?